|  
  |  
  |  
  |  

我的男友的脾氣非常暴躁,只要我惹他生氣就把我丟到「荒郊野外」後,我差點就被他打到死在那里...

Advertisement
原PO:

大概在前年的這時候,我在DCARD發過文

那時我在圖書館哭

因為我男友威脅要打我,讓我不敢回家

所以我發文求助,盡管好多人給我支持跟鼓勵

但是當時完全無法想通

於是一拖 就拖了兩年

現在我已經跟他分手五個月了

這真的是一段漫長的血淚史

當中復雜的過程一言難盡
Advertisement

我曾經大腿上被他用力抓的青一塊紫一塊

被發現時,我卻跟同學謊稱是摔車受傷

他曾經在他的室友前打我的臉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漫畫里畫的是真的

左右臉竟然可以腫的不對稱

我在家里待了一星期沒有出門

眼白四周的微血管破裂拖了三周才好

我一直騙同學說是被籃球砸到

他很多次的在吃飯時跟我一言不和

把熱湯往我身上潑

我們能吃的店因此越來越少

他更多次說要殺掉我的寵物

有一次還把牠舉起來

假裝要用力擲出窗外

現在寵物被他沒收了
Advertisement

我已經不愿去想牠過得好不好

每當我們吵架時

我會被載到山區

杳無人言的荒郊野外

被他往死里打

我覺得整座山的山精水靈

都可以聽到我凄厲的尖叫

我有很多時間在清理傷口

小心翼翼的洗頭 沾到水就痛的不行

我被鄰居投訴過 被教官關注過 被好多同學問過

卻被我用一層一層的謊言覆蓋

我常常在哭,常常在跟他吵架

連我自己都很佩服 為甚麼我可以在這種暴行下活了兩年

這一切都歸咎於 我是個性格不獨立 又沒有自我價值觀的人

我不會騎機車,也害怕騎車,學校又位於一個交通極不方便的地方
Advertisement

上下學都靠他接送

這造成了我在生活上過度的依賴他

也變成我們吵架的原因之一

再者,我缺乏自信跟價值觀,總是躲在小世界里看小說跟電影

他常常滔滔不絕的對我說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

但是只要我產生抗拒

例如我不想跟他指定的對象發生社交

他就會非常憤怒,然後當場用力賞我巴掌

我也會不認同他的判斷,尤其是某些科學依據的問題

當他發現自己錯的時候 會感覺備受侮辱,智商遭受輾壓,

然後他會忿忿的說女生要給男生臺階下

有一次因為這樣他就把我丟包在公路上

在一連串糟糕的溝通跟我的自我認知失調作用之下,

這兩年就像永無止境的地獄。

我常常被批評,被責備,帶著大大小小的傷痕度過每一天。

他說我比戴人綠帽的臭婊子的內心還要丑惡。

他說上帝會把我派遣給他是一種責罰。

我也會呼求上帝 ,

能不能帶給我幸福,讓我好好地跟他相處,

我也會呼求撒旦,

如果可以讓眼前的一切都毀掉,我愿意賠上自己的命。

----------------------------------------------------------------------------------------------------------------------

事情的轉機是

這年夏天我去工作時,一切變得不一樣

我接觸了不一樣的團體,不一樣的生活

我慢慢的發現,我有我自己的社交態度

并不是"以他指定的對象及指定的方式"發生的社交才是社交

我開始認識了更多不同於學校的人,了解不同的思考

然後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狹隘,被鎖死在他狹隘的世界觀里

就好像兩只生活在井底的青蛙,一個告訴對方

他有多了解井的結構跟井的生存法則,因此他有權利控制對方,責罵對方

"因為這都是為了你好"

然而有一天,筋疲力竭的青蛙走出井底,看見了大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我提出分手時,他在軍中有多麼崩潰,

他的室友打電話來責罵我說我是個殘忍無情的女人

他打了好多好多字

坦白說割舍這兩年的感情我也很難過

因為再怎麼糟糕我們也有互相扶持成長的時候

不然我怎麼可能撐這麼久

但是最後他還是發出了這樣的信

說我本來就很爛,本來就不會愛人

他對我的感情就像對牛彈琴

看到這些字我也確定我做的決定是對的了

我們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我們也改變不了一個原本就決定討厭你的人。

一旦他放棄討厭你,他就失去了可以糾正跟控制你的立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於是,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他與他的室友口不擇言的羞辱我,詛咒我未來的人生會失敗,

但我覺得這總比待在他身邊來的成功。

再一次見到他的室友時,已經胖成一顆我認不出來的肉球。

這說明了,一個喜歡批評別人的人肯定是一個無法自省自律的人。

同樣的,我的前男友也缺乏自省自律,完全不是一個認真學習,認真布置生活的人。

(因為他說他的作用就是要督促我認真向上,還說他督促我已經夠辛苦了,我應該幫他做家務)

------------------------------------------------------------------------------------------------------------------------

現在,我跟爸媽住在家里

我喜歡在早上通勤時聽音樂或者脫口秀

我喜歡在自己乾凈的書桌前學習,或是看劇

我喜歡偶爾去誠品買一本喜歡的書,任何時候拿出來看

然後,我也享受跟其他男生約會,吃飯,在星巴克聊天過周末。

這兩年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我的爸媽

當我媽發現我被打時,她哽咽的說:

這一切只能靠你自己想通來結束。

爸跟媽說,他每次載我去火車站

都心如刀割,因為看見自己的女兒要投入一個男人的拳頭,而不是懷抱。

(我知道我前男友看到這句話會咒罵我的矯情

因為有一次我說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孩子,你為甚麼要這樣打我

他說這是一個很煽情,很惡心的說詞

我居然可以為了白目不認錯

而說這句話渲染自己的可憐)

也許你說的都對,我說的都錯。

我知道自己也有缺點,我也努力過了。

我們沒有在最開始時提告,當然也不會在最後提告。

因為,繼續跟這人攪和下去,只會再耗損自己的精神。

我在最後想通了這個問題的解法

選擇頭也不回的往前走,永遠的離開了他。

那些爭執,那些話語,那些回憶,通通都不重要了。

有人說不知道我這些年去了哪里,感覺喪失了所有活力,

已經不是他們原先認識的那個我。

也許經過這一切我的內心變的蒼老,

但是我不怪任何人,

因為這都是我的選擇。

我是一個非常愚蠢非常不會思考事情的人。

總是要親身驗證過一次了,才懂得每件事情的是非對錯。

這篇文字寫給當年無助在Dcard上發文的我,也寫給任何一個正在遭受暴力或曾遭受暴力的女孩。

網民留言: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更多
Advertisement
歡迎發表意見